首页 > 产经 被两大金主“点名” 加多宝“过河拆桥”?

被两大金主“点名” 加多宝“过河拆桥”?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日前,中粮包装和奥瑞金两大金主几乎同时控诉加多宝未履行此前的条款,中粮包装表示已经对此提出仲裁申请。

加多宝可谓命运多舛,官司屡战屡败,付出高昂的赔偿,还要面对高管离职的人事动荡。而自从被中粮看重后,加多宝不仅享受到共享红罐红利,还在几个月前启动上市之路,并因此获得了另一大金主奥瑞金的青睐。

然而,此时意气风发的加多宝对两大金主中粮包装和奥瑞金却都没有及时履约,可是“过河拆桥”?惹怒两大债主的加多宝今后的日子又将如何?

被两大金主“点名”

还沉浸在二次创业和新建工厂喜悦中的加多宝突遭重击。7月6日晚间,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加多宝在香港注册的王老吉公司(为加多宝商标持有公司)尚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广东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公司旗下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中粮包装投资已于2018年7月6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广东智首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

资料显示,2017年10月31日,中粮包装投资、王老吉公司、清远加多宝草本及其现有股东签订增资协议。中粮包装投资将对清远加多宝草本增资人民币20亿元,其中10亿元将以现金人民币方式支付,另外10亿元将以中粮包装生产的铝制两片饮料罐出资,占30.58%股份。加多宝商标持有公司将向清远加多宝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增资,作价30亿元,占目标公司45.87%的股份;智首(加多宝现有股东)将持股23.55%。

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清远加多宝的股东变更已经完成,但加多宝的多个商标依然在王老吉公司名下。根据协议,双方注资第二阶段是王老吉公司已缴付实物出资,取得关于加多宝商标转让至目标公司的商标转让核淮证明,且已经将该等文件提供给中粮包装投资。

而几乎同时,加多宝另一大股东奥瑞金也发来控诉。7月8日,奥瑞金发布公告称,此前与加多宝签署的债转股协议,因加多宝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公司将采取措施,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

资料显示,2018年4月24日,奥瑞金和控股股东上海原龙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简称“加多宝中国”)、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清远加多宝”)签署了《关于债权转股权事宜的合作意向书》,约定奥瑞金有权对加多宝中国及其关联公司的债权人民币5.03亿元,及按年化6%利率计算至转股日的应付利息,置换加多宝集团重组后的拟上市主体或清远加多宝的部分股权,奥瑞金有权选择最终的被入股主体。

命运多舛

加多宝一系列被控诉背后要提到加多宝这些年的悲惨境遇。资料显示,加多宝(此前叫做“弘道集团”)2002年开始经营广药集团旗下的王老吉品牌,从2008年开始,加多宝和广药在“王老吉”商标使用费和商标使用年限上开始出现分歧。此后,广药借2004年加多宝行贿事件对其发起诉讼,经过多次诉讼程序,2012年北京中院裁定加多宝禁用王老吉商标,广药胜诉。

而两者的争夺并没有终止,王老吉随后对加多宝在包装外形、广告宣传、“正宗配方”所属权等多方面展开诉讼,自2012年开战以来,王老吉诉讼索赔金额达到47亿元,最终以加多宝连输19场,索赔金额29亿元收尾。

而除了屡战屡败的官司,加多宝内部还出现高管离职等的人事变动潮。2015年底,原加多宝集团副总裁阳爱星辞去职务,由王强接替该职位,其上任后的主要任务是维持加多宝经销团队的稳定。2017年,王强正式当选总裁仅仅7个月之后,就传出被解除职务的消息。2018年3月19日,加多宝集团正式宣布集团董事局解除集团总裁王强及集团副总经理徐建新所有职务,任命李春林为集团总裁。此外,汇源集团为加多宝代工的6家生产线停运,北京总部拖欠物流公司欠款,拖欠供应商欠款无法结算等报道频见报端。

当时的加多宝面对广药集团的层层追击和内部的人事动荡可谓内忧外患,业绩也从2015年起一改之前的增长态势。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加多宝销售额分别约为250亿元、240亿元、150亿元,逐年下降。

业绩不景气使得加多宝资金来源受阻,又要支付一系列官司的赔偿费用,加多宝资金紧张可见一斑。2016年,曾有传言曝出加多宝要被“卖身”,也是急于寻求资本方的进入。

在此背景下,中粮看上加多宝为其平添无上光荣。业内人士分析,中粮看上加多宝更确实是出于自身考虑,弥补自身饮料板块的短板,计划将加多宝打造成和可口可乐并驾齐驱的中粮饮料板块两大支柱。

然而,对加多宝而言,被中粮看重更是使其命运也出现转圜。资料显示,8月10日,中粮包装发布增资加多宝公告。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就“红罐之争”做出终审裁决,认定红罐凉茶装潢由加多宝和广药集团共同享有使用。10月31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正式入驻加多宝。众多业内人士将加多宝能与王老吉共享包装的战果部分归功于中粮的看好,也正是具备了国企的背景,加多宝此后更佳底气十足,平步青云。

“过河拆桥”

而傍上央企大树的加多宝进入2018年可谓“快马加鞭”。资料显示,2018年3月21日,加多宝官网上发布的2018-2020年中期规划提到,新总裁召开会议决定启动上市计划,三年内实现上市,将对经营思路、经营架构、管理体系进行重大调整,二次创业。

随后,4月26日,李春林在加多宝全国合作伙伴大会上提出“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上市”的目标,并称若想实现加多宝的强势回归,就要从红罐包装的回归开始。

接着,6月15日,加多宝在其北京总部举办红罐重新上市发布会,打出“有加多宝的地方必须有红罐与金罐”的口号。加多宝新任总裁李春林在会上表示,今年其红罐产品将帮助加多宝销售额实现两位数增长,是集团实施品牌新战略、年轻化的重要部分,将提振市场客户、经销商、供应商等合作伙伴的信心。

此外,在重启红罐包装的同时,由加多宝投资30亿元建设的加多宝常德产业园项目近期签约,香港加多宝集团董事局主席陈鸿道出席。

一系列的“快马加鞭”让加多宝几乎忘乎所以,气势高昂,直到日前同时被中粮包装和奥瑞金两大金主点名。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说,“从企业战略及风险管控层面来看,外来股份控制自己的核心工厂是加多宝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目前看来,加多宝可能是后悔了。”

业内人士分析,自中粮包装入驻后,加多宝命运出现喘息,自此动作不断,足见其不断发力的决心。然而在市场发力的同时却不及时履行和中粮包装以及奥瑞金的约定,加多宝若真因时来运转而选择放弃前述预定果真“过河拆桥”。

对于加多宝未履约的原因,中国商报记者致电加多宝内部相关负责人,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并没有收到对方的任何回复。

业内人士坦言,日前已有媒体曝出关于红罐包装最高院经过漫长4个月的考虑,于2018年6月21日正式受理广药集团的再审申请,红罐归属再遭变数,而凉茶行业目前也已进入红海。此外,加多宝内部人事调整刚结束,根基尚且不稳。此时加多宝若摒弃中粮包装大树而孤军奋战前途堪忧!

文章来源:http://news.zgswcn.com/2018/0710/840145.shtml